寒殇还未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便听一声略带调笑的熟悉声音传入自己耳畔:“小血狼,怎么在自己地盘上还被欺负了呢?”

寒殇眼睫一颤,抬眸便撞进那人笑意满满的眼窝:“迦澈?!”

他的声音很轻,轻得近乎低喃,但身边的红衣男人还是听得清清楚楚:“真是荣幸,你还记得我!”迦澈笑着,手上一用力,便将寒殇带进自己怀里。

寒殇俊眉一紧,想要挣开这熟悉的束缚。谁知这时,被怒火烧没了理智的血骁竟拔了身上的寒刀,催动灵力,再次发狠地向寒殇杀来。速度快得血漫都没拦住。

迦澈却只是嫌恶的眸光一暗,一张冥币掷空而燃,落到血骁身上便灼灼而烧,且越烧越烈,登时,血骁的惨叫声便响彻整片朔林。

血漫大惊失色,只来得及匆匆瞥一眼这红衣黑袍的男人便匆匆施灵术为血骁灭火,却是不管用何种办法,都灭不了这冥币之火,血骁一边惨叫一边在地上打滚儿,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吓得一众金甲侍卫不敢靠前,大家都不知道该怎样来解救自家狼皇,更不敢轻易攻击那神秘的黑袍人......

寒殇看着地上不住打滚儿哀嚎的血骁,他本应该开心的,毕竟这人曾不止一次地折磨过他与母亲,甚至几次三番要置自己于死地。

但实际上他并没有任何开心,他是想过惩罚血骁甚至狼后丹容。若不是因为他们的一再折辱,或许母亲不会早早离世,可他从未想过要他们死......

“寒殇,救救骁,我知道他伤害过你,但请念在他毕竟是父皇血脉的份儿上,救救他......”

血漫是真的慌了,在她多此灭火未遂时,她便知道了这红衣黑袍的男子是谁,冥王迦澈的冥币之火,又岂是她一个小小狼妖能够灭掉的。

但她并没有向冥王求救,而是转向寒殇,虽然她不知道寒殇与冥王究竟是什么关系,但下意识的她就是觉得求寒殇是最有用的,而事实证明,她的决定是正确的。

“放了他,我们走!”寒殇只是皱了皱眉,甚至都没有看向冥王。

冥王却是唇角轻弯,说一声:“好!”随手一挥,血骁身上的火便只剩余烟,再不见一点火星。而那块血晶石也随即到了迦澈手中。

不待血漫道谢,冥王与寒殇便已没了踪影。

血漫也来不及再想什么,慌忙去看血骁的情况,血骁此刻早已疼得昏厥,全身上下被烧得一片炭黑,抽搐不止,一股浓浓的焦烤味儿伴了他身上的残烟直面扑来......

血漫忍住上涌的呕意,赶紧施了疗愈灵术,盘地施救。

闻讯赶来的丹容狼后看到面目全非的儿子,心疼得险些晕过去,恨恨发狠:“寒殇,我儿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本宫定将你碎尸万段,挫骨扬灰......”

可是她似乎忘记了她的儿子是被冥王所伤,而寒殇不仅没有伤到血骁一分一毫,还险些被血骁杀了......

人,一旦对某个人产生怨恨,便会迁怒,毫无缘由的将一切罪责迁怒到那人身上,恨不得那人立刻便死在自己面前方能解恨!

迦澈带寒殇出了海合宫,随意寻了一处破败宅院,布了结界,想先为寒殇疗伤。却被寒殇拒绝了:“多谢相助,这点小伤我自己可以处理。”语气客气又疏离。

迦澈很不高兴:“怎么过河就拆桥。你就用这种态度对待自己的救命恩人?”

“我并没有求你救我!”寒殇语气冰冷,甚至带了几分嫌恶。

“好!很好!是我自己上赶着找不痛快呢!”迦澈也没好气儿。

寒殇全身疼得厉害,没力气跟他纠缠,淡淡说一句:“告辞!”人便要走,却在门口被结界挡了回来。

“迦澈......”一看到结界,寒殇便记起那些很不愉快的回忆,怒意瞬间冲上心头。

“这个,你不要了?”迦澈自是明白寒殇为何生气,当下有些心虚,但他此刻并不想放寒殇离开。

寒殇看到迦澈手中的血晶石,当即伸手:“多谢!”

别的东西他都可以不要,但这血晶石极有可能牵涉到至阳之血,他不能不要。

迦澈把玩着手中的血晶石,冲寒殇勾唇而笑:“想要啊!简单,待你把伤养好,我便给你。”

“迦澈,别逼我,我不想跟你打!”寒殇恼了,握剑的手青筋暴起,“还我血晶石,放我离开!”

“你怎么这么拗,我是伤过你还是害过你,你为何总是避我如蛇蝎......”

“放我走!”寒殇看向迦澈的眼睛里一片绝然。

迦澈黑瞳一暗,沉声说:“不可能,你伤好之前,我是不可能放你走的。”

“迦澈,你......”话未说完,一口鲜血已夺口而出。

寒殇本就伤重,又一时怒极攻心,人险些晕倒。幸好迦澈反应迅速,一个闪身将他扶住。

“你怎么样?”

“放手,不用你管......”寒殇几乎本能抗拒迦澈的触碰,迦澈也不跟他废话,当即禁了他的行动,扶他盘坐,渡灵力为他疗伤。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新顶点小说【xddxsw.cc】第一时间更新《魔茧》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
极品嫂子

极品嫂子

李清狂
☆☆☆本书简介☆☆☆哥哥走了,留下一个漂亮的嫂子,这个嫂子美得真是人间尤物!...…
其他全本287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私藏玫瑰

私藏玫瑰

芒厘
[正文完结。下本《你快点心动》求收藏][追妻火葬场,天降败给竹马,竹马yyds!]文案1江千宁被家里人从小宠到大,不知天高地厚为何物直到她遇到了陈寄白她年少时的欢喜,一不小心便落在这个清冷傲岸的男孩身上许多年可他不费吹灰之力却愣是把她的棱角摁平-江千宁从小到大想要什么有什么,陈寄白是她人生中的第一个求而不得那一年,她看着他和另一个女人告白,睁着泪眼看了好久终于,她背着手擦干眼泪,决绝地转身离开她不
其他连载54万字
蒸汽之国的爱丽丝

蒸汽之国的爱丽丝

超究极武神崩坏
【女主版简介】当28世纪最优秀的游戏公司们:任天堂、索尼、育碧、微软、EA、SE……等宣布联合组建工作室时,人类历史上最划时代的游戏就此诞生。完全潜入式开放世界RPG冒险游戏:《AliceGame(爱丽丝游戏)》。游戏发售当日,幸运抢到游戏机与卡带的少女爱丽丝登陆游戏。下一秒,她发现自己身处一座陌生的城市,手中是好不容易抢到的最新款SLP(SuperLevelPlayer)游戏机与一套空白卡带。1
其他连载27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