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话仿佛给了她无尽的勇气,就好像昔年野火烧过的草地...干涸、皲裂中迸发出惊人的希望。千重樱眼睛里的水汽全数褪尽,只剩下无比的坚定。

那是他第一次在玩笑、嬉闹的小师妹眼里看到名为真挚的情绪,灼热而滚烫,就好像她眼里只容得下他一个人。谢怀慈莫名的不安,甚至有点不敢与她对视。

千重樱强忍着拒绝之后...落泪的冲动,努力维持着还算得体的笑容。但撑不过半晌,眼睛就有泪花在打转。沉默的埋头后,她哭笑着抬起头,“谢怀慈,第一次看见你的时候...我就想,这个漂亮的小少年是谁啊?!我想同小少年玩儿。说来可笑,我那时候才多大,竟然想同你结契,幻想成为你的道侣...”

说完,她就捂着脸冲了出去,徒留谢怀慈一个人待在房里。无端的慌乱霎时涌向他,青年下意识默念清心诀,可即便那样...纷乱的杂念仍旧搅得他心神不宁。

谢怀慈坐回到案前,重新翻开书页,但手指僵了半晌,再没能看下去。

夕阳坠山,窗外的桂花被照得金灿灿的。

脑海里莫名回忆起他们在湖心小筑的日子,千重樱喜欢酿桂花酒。每次摘桂花,就弄得跟小花猫似的,他每次...都会忍不住去擦。

桂花香甜的气息萦绕在鼻尖。

谢怀慈侧目看向院中的桂花树,呆滞到书页搭在手背都毫无所知。看着金灿灿的桂花,心却在别处...他想要追问一些问题,但积年来的高傲,却让他难以启齿。

千重樱想要当他的道侣,明明那么多人厌弃他的...她却...他分不清这是真话,还是假话,陷入了极端矛盾当中。

“真的好喜欢好喜欢师兄,能做师兄的新娘子吗?”

桂花香味好像更浓烈了,如茧...包绕着他的思绪。

在虞棠努力提升自己的修为时,许久不见人影的阿蓉突然来访。

阿蓉笑嘻嘻地说了些近日来遇见的趣事,等到笑话彻底讲完,她一脸欲言又止的...又扭捏着地盯着她,眼神闪闪烁烁的。

憋得受不了,虞棠直接道,“阿蓉,究竟有什么事,你说吧。”

“还是说...你有什么不好的事瞒着我?”

“怎么会呢?你把我当什么人了!?”阿蓉又恢复那副乐呵呵的样子,但正常不到几秒,又回复常态,“那个...千重樱和谢怀慈,他俩好像打算结契。”

虞棠手里正剥着的橘子掉在了地上。

“他俩不是师兄妹,就算是青梅竹马,也不可能那么快确定关系吧!不多了解一下吗?”

她知道师兄妹在在一起很正常,可结契是一辈子的事,得考虑好啊!万一...

阿蓉也不问那半瓣橘子的事,双手撑脸看向她,“了解,他俩还需要了解吗?都是一个峰头长大的,彼此的了解程度可不是我们这些人能比的。”

樱樱和大师兄在一起,作为同门,阿蓉还是很高兴,就是一想到虞棠,就有些丧气了。

她知道虞棠在云落崖时,就对谢怀慈有好感。她喜欢他,为了靠近他,让他侧目,努力地去追赶修为。喜欢的人被他人捷足先登,任是再温和的人,也是接受不了的。但虞棠呢?她也仅仅只是失态了一会儿,很快又转变回了普通同门的位置。

“从小到大说不定只是依恋呢?要搞清楚这些...”虞棠重新捡回橘子,放在手心,缓缓道,“我这...不也是好意吗?要是他俩后面分开,那多尴尬呀!”

“他俩太不认真了,好了,我有点儿事...要马上去办。”

咀嚼完最后一瓣橘子,来不及同阿蓉招呼一声就推门而去。虞棠全程都垂着眼,让人看不清她的真实神情,脑子里“嘭”的一声就跟炸了似的,不知道走到了哪儿,该停在哪儿。

好像哪里都不属于她。

直到走近云落崖,才缓缓放慢了脚步。

眼前的情景熟悉得令人吃惊,青年撑伞看着娇小的少女。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席卷天灾

席卷天灾

黄小婵
预收1:带着超市大逃亡重生回来的乔青青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让丈夫回家。“请不了假?那你就跟老板说你老婆要跳楼了!”她冷静地开始网上购物,约师傅上门来改装门窗、加装水箱、安装太阳能,铺地暖……直到各种物资堆满家中每一寸土地,丈夫风尘仆仆出现在眼前,乔青青才大哭着扑上去“我好想你!”十年了,在那风雨交加,浮萍飘零的日子里,我每一天都在想念你。这一次我们要一起面对席卷而来的末世天灾,就算死也要死在一起
其他全本104万字
枕着星星想你

枕着星星想你

顾徕一
【清冷莽撞狼系年下×柔媚无骨狐狸精姐姐】【航天工程师×神秘金丝雀】1,如果郁溪是个软弱的人,她的人生可能就这样了。贫穷小镇,单亲家庭,疯妈妈和外婆相继早逝,寄住在贪婪舅妈家,十八岁一满就被逼退学结婚。可郁溪拿着个啤酒瓶子直接砸在了自己额头上,她死都不认命。一片温热从额角流下,她感觉不到疼,只觉得晕。后来她倒在了一个女人软软的怀抱里。那女人有双桃花眼。2,郁溪气闷闷来到台球厅的那天,没想到会在这破败
其他全本84万字
谍海王牌

谍海王牌

岩隐士
一个城府极深的刑警,莫名重生,总是隐藏在墨镜之后的双眼,观察入微,与细小处发现敌人的线索。在战线后方,展开殊死较量。
其他连载1091万字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
想入媛媛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